我怎么就来到了末日:22.玻璃柜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现在的季节满地都是枯枝落叶,几个人在两顶帐蓬之间收拾出一片干净的空地,四眼和沈军则收集来一些枯枝,还从一颗倒下的白桦树身上扯下几块树皮。

    白桦树皮很松软又富含油脂,是很好的引火材料。四眼先用刀在树皮上反复刮擦几下,把树皮刮得更加松散,再在树皮周围垫上一些松软的枯草,这才取出火石引火。火星马上就引燃了柔软的树皮和枯草,微弱的火苗越烧越旺,很快就生成了一堆熊熊篝火,众人团团围坐在火堆边驱赶寒意。铁皮从车上取下几**从实验室里带出来的烈酒,老不死则拖出一路上猎杀来的野味,开始了丰盛的篝火野餐。

    邮差用树枝将冲洗干净的猎物串好后架在火堆上,又取出几包自制的食盐和调味料,毫不吝啬地涂抹在猎物上。在雷鸟部落里食盐是很稀缺的,比黄金还贵重,当然了黄金在这里是最不贵重的。猎物才烤制到一半的时候,飘散出来的阵阵烤肉香味就引得众人食指大动。

    邮差和铁皮将野味翻来覆去地涂抹各种调味料,手法极其熟练,等到沈军等人的口水差不多流光的时候,猎物终于烤成了金黄的颜色,沈军等人不等吩咐就一哄而上大块朵颐。铁皮和邮差一手烧烤的本领丝毫不逊色于沈军那个时代的法式大厨,野味被烤得色泽金黄,外面酥脆里面嫩滑还不停往外冒着油水,老不死等人一边烫得哇哇乱叫一边赞不绝口。

    等到众人朵颐得差不多了,鹰眼起身从车里拿出一小叠资料,开始给众人介绍这次任务的目标。

    这次任务的目标是一头变异雄性巨熊,名叫莎莎。据任务简报描述,这头熊体型十分巨大,身长可达六米以上,力大无穷皮坚肉厚,其厚实的皮毛甚至可以抵挡枪弹的冲击。莎莎继承了普通熊类的习性,一向独来独往不喜欢群居,这也给此次任务降低了不少难度。

    鹰眼手上的简报对怪物的出没地点和特性描述得非常详细,任务目标的头像上被打上了醒目的红色e字样,这是任务难度等级评估。任务难度等级从a到g被分为七级,等级越高完成任务所得的奖励也越丰厚,e算是比较简单的任务。

    鬼厉的任务评估等级是e,一说起这个鹰眼等人就愤愤不平,据鹰眼的意思,鬼厉这个任务的难度被大大地低估了。鹰隼佣兵曾完成过不少e级或者e级以上的任务,但这些任务的难度没有一个能比得上鬼厉,凭鬼厉的真实实力起码可以被评为d。

    任务简报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极其精准的,这种任务等级被高估或被低估的现象非常少见。佣兵们若是碰上被高估的任务,那就像是撞了大运,不费多少力气就能获得可观的报酬。但要是运气不好碰到被低估的任务,后果则会非常严重,队伍一旦遭遇到实力大大高于自身的目标,极有可能导致全军覆灭的后果。就像这次的鹰隼,就由于低估了鬼厉的实力而直接导致了副队长泰勒和队医的战死,还好鬼厉刚巧处于妊娠期,鹰眼的连环三枪又刚好打在她的死穴,不然这次出勤可能就是鹰隼的绝唱了。

    简要地将任务介绍过一遍之后,鹰眼照例又在四周就地取材,用一些石块和绳索设置了几个简单的报警装置。夜色已深,众人各自钻入简易帐蓬休息。

    晚上的值勤被分为四组,二人一组。沈军又被分在第一组,可能鹰眼也认识到让沈军单独值勤并不可靠,这次沈军的搭档是胡可。

    积雪虽然化得差不多了,但夜间还是异常寒冷,篝火已经黯淡下去不少。沈军搬来一些石块在篝火旁垒了一圈,这可以保护篝火免得被风熄灭,又可以防止火苗引燃周围的易燃物。忙完之后沈军又挪过来一块石头坐到篝火前,火焰已经旺了不少,烤得身上的衣服直冒白气。

    m1加兰德就横放在腿上,头上的绷带已经满是血污,沈军动手将绷带一圈圈地解了下来,伤口早就不再流血,只是在脑门发际处留下了一道疤痕。沈军伸手将绷带扔进了火堆,火苗一下子窜得老高,只片刻之后又恢复了平静。

    周围散落着一些晚餐的食物残渣,沈军将残渣一一捡起来扔进火堆烧成灰烬,残留的食物残渣可能会在夜间吸引来豺狼或是熊等肉食动物,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胡可一直坐在篝火对面看着沈军忙这忙那,既不帮忙也不说话。

    沈军觉得胸口受伤的地方阵阵发寒,往篝火又靠近了一些,胡可动手往火堆里添加了一些枯枝。

    一条小蛇从石块下钻了出来,探头探脑地看着沈军,沈军恶作剧地用一根枯枝将它拨进了火堆里,小蛇发出咝的一声尖叫,拖着冒烟的尾巴一溜烟地游走了。

    你很像一个人。对面的胡可忽然开口了。

    这句话听上去像是用来搭讪的开场白,但胡可说话通常都简洁明了很有目的性,决不会把一句话说得弯来拐去,也绝少主动找人聊天,现在她主动提起话题倒让沈军感到很意外。

    是吗,像谁?沈军饶有兴趣地问道。

    胡可却没有立即回答,只是自顾自地双手拨弄着篝火,两只眼睛盯着忽上忽下乱窜的火苗,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我像谁?沈军以为她没听见,又问了一遍。

    但是胡可仍旧保持着同一个姿势,像老僧入定一般陷入在沉思中,对沈军充而不闻。这让沈军有点尴尬又有点气愤,明明是对方先挑起话题,却又把自己晾在一边。

    谢谢你又救了我一次。沈军大人不计小人过,再次打破沉默的气氛。

    沈军说的是昨天胡可在万分凶险的处境中扛着自己逃亡,没把自己扔给变异体当美餐。

    不用谢。胡可总算开口了,一副未置可否的语气。

    胡可两手只顾着添加枯枝,说话的时候头都没抬一下,沈军觉得好像是自己在找话题搭讪,不禁有点郁闷,气氛再次跌入了冰点,这应该是自己所见过的最难以沟通的一个人了。

    你知道吗?你很像一个人。胡可又开口了,而且还是同样的一句话。

    沈军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接口,不接口显得很没礼貌,接口了又会被她晾在一边。

    这次胡可并没有继续保持沉默,而是用低沉的语调诉说道:不止是像,简直是一模一样。

    是吗?他叫什么名字?沈军好奇地道。

    他没有名字,他的编号是x1008。

    他是你朋友吗?他人在哪?

    他早就死了。

    对不起,我很抱歉,他是怎么死的?听到那人已经死了,沈军心里免不了一阵失落。胡可不是个信口雌黄的人,既然她说一模一样那应该是**不离十,沈军非常好奇到底是什么人会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