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就来到了末日:30.好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铁皮拿起一**酒朝着快刀比划了个手势,一道刀光一闪而过,**盖已经被整齐地削了下来。刚到星风城的时候,赵八楼在城里找了一家铁匠铺,一边打零工一边将那两柄已经卷刃的钢刀重新又锻造了一遍,等到快刀伤势复原的时候两把刀也差不多刚刚弄平整。

    沈军一边拿过一**酒一边连连摆手,表示自己不需要帮忙,自顾自低下头去找开**器。

    自与金刚狼那一战之后,快刀一路上一直处于半昏半醒状态,虽然意识还很模糊,但有一天他终于发现自己的双刀已经被碳火熏成了两根烧火棍,自此之后快刀的性格就变得十分的暴虐,而沈军这个元凶很快就被众人供了出来。一路上快刀只要稍微恢复一点意识,就挣扎着要提刀砍死沈军,害得沈军无数次差点遭受血光之灾,连车也不敢坐了,只能忍着剧痛蹒跚着和众人一起步行走回星风城。这让沈军一路上生不如死,还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到现在还是一见到那两把锃亮的钢刀就忍不住两腿直打颤。

    沈军是绝对不敢像铁皮一样让快刀帮忙开启**盖的,万一这家伙公报私仇,故意把准头偏个那么一点点,自己找谁说理去?快刀可不是什么心胸宽广的人,自己还高高地挂在他的黑名单上,这家伙虽不至于削了自己的脖子,但削下一条胳膊小腿什么的是绝对有可能的。

    沈军刚拿起启**器,只见一道寒光在面前一闪而过,酒**的盖子已经从**口上滑了下来。沈军只觉得指尖凉飕飕的,感觉好像少了点什么,不禁心头一凉,慌忙将手拿到眼前查看,还好五根手指都还健在,只是有两根手指的指甲明显少了一截。

    沈军一下心头火起,正想暴起发作,但眼睛一看到快刀手上那两把明晃晃的尖刀又立刻没了底气,只恨自己没有金刚狼那么结实的好身板。

    沈军只好强压下心头的怒火,愤愤地嘀咕道:至于这么记仇吗?我烤狼肉还不是为了大家,再说了,那天的烤肉你又不是没吃。

    沈军大概忘了快刀的听力有异于常人,声音虽小但很不幸地还是让快刀给听到了。

    只见快刀噌地一下站了起来,浑身杀气弥漫,一把锃亮的钢刀已经抵在了沈军的胯下。

    你敢再说一句,我让你的后半生只能用来回忆前半生。

    沈军只感到从刀尖上传来一股凉飕飕的感觉,顿时吓得肝胆俱裂,差点就要尿裤子。快刀可不是光说不练的人,他说砍那就是真砍,来星风城的路上有好几次差点就被他给剁了。

    你一定是听错了,我什么都没说啊。沈军恨不得钻到桌子底下去。

    一旁的铁皮和老不死喝得兴致正高,对这边即将要发生的凶案熟视无睹,从沈军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老不死一边跟铁皮拼酒一边偷偷往怀里藏下一**好酒,看来他还一点都没喝醉。邮差四眼等人也凑在旁边起哄,易凌心则是一声不吭地喝着闷酒,根本没人往自己这边多看一眼。鹰眼这家伙倒是注意到了快刀恃强凌弱的蛮横样子,但是他正一脸笑嘻嘻地看着沈军,表情里写满了兴灾乐祸,好像在鼓励快刀赶紧下手,砍死这家伙给我省一份工钱。

    沈军感觉阵阵凉气从下身不断传上来,两腿已经抖得像打摆子一样,连口齿都不利索了。快刀恶狠狠地瞪了沈军一眼,终于撤回了刀。

    快刀这人从不说笑,从来都是一张死人脸,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做事从不拖泥带水,无礼貌无教养,而且还相当记仇。有时候沈军禁不住怀疑这家伙到底是不是从石头缝蹦出来的。沈军两腿发软地坐回到了位置上,快刀虽然已经收回了刀,沈军心里还是七上八下忐忑不安,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以后一定要跟这家伙隔开位置坐,跟这种记仇的小人坐一起真太悲催了。

    这下丢人丢大发了,沈军本想趁今天大好日子跟易凌心聊聊天拉近一下距离,这下自己的形象全被快刀给毁了。易凌心虽然没刻意看向这边,但是她的目光一向敏锐,自己的糗态一定已经落在了她的眼里。whata**ingday!

    赵八楼正在一边使劲发呆,现在只有这个人跟自己稍微有点共同语言,沈军只能找他搭两句。

    你发什么呆,想谁呢?沈军有一句没一句地道。

    军哥,其实有件事我很早就想跟你们说了,只是不知道怎么开口。赵八楼年纪比沈军小将近十岁,沈军已经习惯他叫自己军哥。

    到底什么事,别婆婆妈妈的。

    是这样,你知道的,前段时间我在马三的铁匠铺里打了几天零工,马三想让我留下来。

    怎么,你要离开我们吗?沈军愕然道。

    赵八楼刚到星风城的时候就找了家铁匠铺帮快刀修复双刀,顺便在那里打起了零工干起了老本行。铁匠铺的老板名叫马三,没有子女,听说对八楼视同己出,没想到这么快就挖了鹰隼的墙角了。

    沈军这一声惊叫将众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赵八楼目光坚定地看着众人,缓缓而肯定地点了一下头。

    这是好事啊,老赵还有九楼和八楼半他们若是地下有知一定会为你高兴的。

    错愕过后沈军第一时间为赵八楼的决定感到高兴,其实赵八楼和自己都不是当战士的料,赵八楼老实又腼腆,是个少见的好孩子,血液中根本就没有对战斗的激情,退出战场是最好的选择,赵八楼的决定是相当明智的。

    好啊小子,再抓紧时间找个姑娘生个胖小子,那可就更好了。老不死也由衷地为他感到高兴。

    是啊是啊,找到中意的姑娘可要请我们喝酒。

    余下的众人也纷纷附和着,赵八楼只是一个劲地点着头,沈军看到他的眸子里似乎有闪亮的东西就要掉出来。

    佣兵的准则是枪不离身,除了铁皮的六管机枪重量过大没有带出来,其它人喝酒时也都是一身标准的战时装备。赵八楼从背后摘下mp7交还给鹰眼道:以后我估计就没机会用到它了,还是把它留给有用的人吧。

    哪里的话,给你的东西哪有收回来的道理,再说你只是暂时离开一阵,但依旧还是鹰隼的一员,这你留着,说不定以后还用得到的。鹰眼重重地拍了下八楼的肩膀道,有空常回来看看,鹰隼的大门永远为你开着。

    这一拍终于将八楼眼眶里酝酿了好久的泪水拍了下来。

    对于八楼的离队其实沈军心里还是很纠结的,比起以前,沈军无论是身体素质还是战斗技巧都已不可同日而语,但那只限于自我对比,若是放到鹰隼队伍里比较,无论是哪一项都只能让沈军望山兴叹徒呼奈何,就连四眼的战斗经验和反应也比自己高出许多。在这个崇尚武力的时代,像沈军这种前半生时间都浪费在上学上班等琐事上的人几乎等同于废材,在这里你总不能拿出**书说自己是某某大学的高材生吧。本来在鹰隼里沈军还自认为比起赵八楼要强上那么一点点,好歹还有个人垫背,也不至于让自己太憋屈,八楼这一走之后,自己的垫底地位可就铁定不可动摇了。

    来,让我们一起祝贺赵八楼找到自己的新事业。这里就是八楼事业起步的地方,虽然现在只是个打铁的,但以后说不定能拥有自己的炼钢厂铸造厂,组成个八楼集团,然后再成立发电厂能源厂火药厂水泥厂机械加工厂,再到军工厂,到时候八楼可就是响当当的人物了。来,让我们为未来的八楼集团ceo干杯。在酒精的刺激下沈军开始胡言乱语,声调也提高了八度。

    众人根本不明白沈军在吼些什么,只当他喝醉了胡言乱语也没在意,九个酒杯在空中撞了个满怀一饮而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