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砌花光锦绣明:第九十章 应落歌的夫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对我家主人做了什么?陆婉婉道。

    我当你是什么厉害的角色,竟然近在咫尺都保护不了你家主人,还谈什么贴身侍女?蝴蝶调笑道,看来你也不过只是个受宠幸的小丫鬟罢了。

    你这女人,得不到灵蛇簪,便想了法子来抢?这里可是瑶池,若要外人得知你偷取客人财物,那该如何?陆婉婉厉声道。

    公子与我一夜缠绵,公子赠我定情信物,何来偷啊?蝴蝶笑道。

    哪里来的妖妇!陆婉婉气急,想那应落歌一落到女人手中便总是中招,心中愤懑,便将火气全部撒在了蝴蝶身上。

    随身佩剑早就出了剑鞘,陆婉婉长剑一挥,直往蝴蝶方向而去。

    你这个丫头,谁给你的胆子在我这里胡闹!蝴蝶也变了神色,一个转身,躲过陆婉婉长剑,将那只灵蛇簪插到了自己头上。

    这么好的男人,真是便宜了你这小丫头!等我收拾了你,再专心享受。

    原来你迷晕他,还是害怕我看了你们的好事?陆婉婉突然被她气笑了。

    蝴蝶姑娘身染风尘,还害怕这个不成。陆婉婉一挑眉,他与何人做过何事,我都一清二楚。

    你!蝴蝶恼怒,伸手就向陆婉婉抓来。

    哎呀,只一个打盹,你们怎么打起来了?一旁的应落歌突然坐了起来。

    蝴蝶一惊,你为何会醒过来?

    应落歌走下来,伸手揽过蝴蝶,道:我怎么忍心美人为我动怒?你若是喜欢那长簪,拿去便是,用不着这般。

    你们究竟是何人!蝴蝶表面被应落歌圈在怀中,实则根本无法动弹。

    她不想自己才来到这瑶池不久,竟然会遇到如此难应付之人。

    凌云峰应落歌。应落歌平静道。

    凌云峰?蝴蝶一怔,那么这姑娘也并非你的侍女。

    谁要做他的侍女,我是他夫人。陆婉婉道。

    应落歌的夫人?蝴蝶满脸质疑,都说魔教应落歌爱美色,混迹花丛,却又独善其身,我怎么不知道他会有位夫人?

    怎么,不可以吗。陆婉婉道,本姑娘乐意。

    你看他和别的女人情意绵绵,难道不吃醋?蝴蝶心道,就算是自己,若能得到眼前这样的人,也定然会舍不得与他人分享。

    他那是假情假意与你。陆婉婉道。

    应落歌道:得美人相邀,在下甚感荣幸。

    公子客气了,公子俊逸非凡,又持有这上古神物云纹灵蛇簪,当真不俗,是蝴蝶有幸得见公子。蝴蝶言语温和,说话间顾盼生辉。

    蝴蝶姑娘不仅人长得美,就连那手上功夫也着实了得呢。一旁的陆婉婉道。

    这位姑娘如何称呼,姑娘当真不在蝴蝶之下。蝴蝶道。

    侍女婉儿。应落歌道。

    但见公子待婉儿姑娘不薄,竟然拿了那稀世珍宝给一个侍女玩乐,如今这么大度的主子还当真不多。蝴蝶笑着道,眼光瞥了一眼陆婉婉。

    方才那一把,虽说二人打了个平手,但是蝴蝶纵横风月场多年,遇到的对手却不多。

    这陆婉婉定非什么普通侍女。

    陆婉婉听她话中带刺,温和的言语却暗指她与应落歌不简单的关系,心里恼火,便道:侍女是有很多种,我便是主人最贴身的那种侍女,时时刻刻跟着。

    她故意强调最贴身与时时刻刻。

    蝴蝶眼光一顿,转而笑道:原来如此。

    说着,她一转方才的温雅矜持,几步间勾上了应落歌的脖子,整个人撞进了他怀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