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砌花光锦绣明:第九八章 略显尴尬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有何不可与你说,锦绣山庄又不是什么禁地。不过江湖之中确实没人知道我曲长风的名字,我一向是不参与那些江湖之事的。曲长风道。

    那此番为何要来呢,庄主呢?明月问。

    兄长另有要事,只好叫我前来,实在无奈。曲长风道。

    有什么事呀?

    这其实我也不知。

    哎呀好啦,我问问嘛,你又未必非要说。明月再次拿起桌上酒杯,来呀,喝一杯,谢谢你直言相告。

    这有什么呢。曲长风举起酒杯,亦笑了。

    你怎么不问问我是哪里人。明月道。

    若你愿意告诉我,那自然会说吧。曲长风道。

    花间醉里人来人往,好不热闹,曲长风与明月坐于高楼处,俯瞰外面的繁华。

    远处,是护城河,护城河边有一座小亭。

    明月放眼看去,突然想起当日在那边看帝妃烟花时的场景。

    你知不知道帝都的传闻?明月道。

    什么传闻?曲长风问。

    今年年初的烟花,大家都说今年必定会有祸事发生。明月说得神秘兮兮。

    不知。曲长风无奈道,这种事你居然也信?

    我总觉得,这落霞峰的武林大会之上定要出什么事。明月道。

    江湖之事我不清楚,你若要问我制香,那我倒是熟悉得很。曲长风道。

    对哦,你可是锦绣山庄的人。明月这才想起来,应凌云和陆九渊口中的制香世家锦绣山庄。

    二人说起了其他话题,逐渐有了笑语。

    远处,花间醉的另一个角落,坐着两个熟人。

    花白衣与暗夜。

    花白衣一脸无奈道:我就知道她是个自来熟,和谁都能聊得起来啊。

    夫人为何要与那锦绣山庄的人走在一起?暗夜亦为她捏一把汗,若是叫师父知道她与那曲长风一同喝酒,还言谈甚欢,那岂不是又要被责罚。

    她许是想要打探锦绣山庄的消息吧,可是她却不知道,那曲长风真是个什么也不懂的人,什么庄主有事不来,这种场面,谁相信曲长平会不来,指不定在哪里躲着呢,就等到时候露面。花白衣道。

    锦绣山庄的人又为何要遮遮掩掩。暗夜不明所以。

    前一阵子你不也看见了,他锦绣山庄又能坦荡到哪里去,定是害怕半路被其他门派所害,无法参与那武林大会,所以便叫他弟弟掩人耳目。

    可是就算去了落霞峰,那武林盟主之位,落霞峰不是早就势在必得了?暗夜道,莫非锦绣山庄会出其不意?

    我看呐,那武林盟主花落谁家倒确实不好说了。既然锦绣山庄的人能寻到凌云峰的秘事,那他们定然暗地里做足了准备,这谁高谁低,比武论输赢之事,自是拭目以待咯。

    花兄,那我们怎么和夫人汇合呀,她似乎早就忘记了到帝都与我们碰面这事了。暗夜再看一眼远处的明月,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对那武林大会并无兴趣,他们越是乱,对凌云峰反而越有利。

    反倒是这夫人,竟是孩子气得很。

    你说若是夫人犯了错,师父会怎么办。暗夜虽知道应凌云宠爱明月,可是应凌云一向赏罚分明,自己眼见明月修炼不专心时,被他罚跪。

    你放心好了,只要明月不出什么事就好。花白衣缓缓道:你师父对她好着呢,虽说他一向何人犯错都必罚,但那可是他娇妻呀,罚什么我就不好说了。

    罚什么?暗夜不明所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