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葬歌:一百零七话,冰雪血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明白了,和圣光的本质差不多,是一种独立于魔法存在的力量。二者很难共存。先前老国王也和他说过类似的东西,所以赫李冬理解的很快,并迅速的作了总结。那么,通过这个能力,你能够让水面倾斜么?

    赫李冬笑了笑:据我所知,飞龙这种生物虽然并不嗜睡,但是他们一旦以族群为单位进入睡眠状态,警惕性就会大降。这样一来,只要足够心,不惊动那些飞龙,我们就能轻松的跨越飞龙沼泽。这样一来,就能大大减少危险性,而且也能节省时间。

    可我们用不着那么急,而且现在我们刚经过一场战斗,大家都还很疲倦,怎么可能凯奇刚要反驳,就被团长的眼神瞪了回去。

    赫李冬一直看着这位团长,所以他回头瞪凯奇的时候尽管已经尽量隐蔽了,但还是被赫李冬收入眼底。不过,赫李冬并没有说什么,他只是挑了挑眉毛,继续说道:团长,我的建议并不是无的放矢,现在我们的确疲倦,而我们的对手——那些飞龙也一样疲倦。

    团长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只是能省下时间的话,乏善可陈。

    当然不止这么点。赫李冬明白,这个团长是在让自己清楚地讲明这么做的好处。他显然是个聪明人,已经听懂了赫李冬话中的意思。不过,凯奇,米纳斯这些人可就不一定明白了,他这么做,就相当于给赫李冬一个发言的机会。

    首先,如果我们这个时候选择穿越飞龙沼泽,那么虽然危险性会有所增加,但是对于我们的消耗会大幅度降低。如果是白天,那些飞龙或许会分散打猎,但是以为内今天晚上他们哨兵发生的意外,他们肯定会加强警惕。这样一来,想要穿越飞龙沼泽的难度就会增大。

    而且,如果我们现在去对付飞龙王,不管他是否处于这个族群中,我们都能占到极大的优势:如果他处于族群中,那么就会和别的飞龙一样,在树上睡觉。我们只需要迅速的发动攻击,我想,飞龙王没可能逃得掉。毕竟,沉睡中的飞龙王并没有什么特别出彩的地方。

    而如果飞龙王并不在这个族群中,而是单独生存,那么他肯定会隐藏在某片水域中。为了不和族群发生冲突,飞龙王必然不会离族群太近。这样一来,我们就不需要担心我们的战斗会惊扰到飞龙族群,飞龙王自己再怎么强悍,也不过是毒性强烈些,力气大些,脱不开这飞龙的本质。

    团长颔首道:的确,飞龙毕竟不是龙,如果没有什么特殊情况,是不可能超脱自己种族本质的。可是不能惊扰到那些飞龙,我们就不能用火把。飞龙沼泽有树木遮挡月光,这么晚行军,所有人都看不清路,我们要

    这很简单,不需要照明,请问这里有谁会水系魔法么?赫李冬虽然看似是在问这里的所有人,但他的眼睛已经落到了两个人身上:一个是米纳斯,另一个就是伊塔。

    赫李冬原本并不知道伊塔究竟是谁,但是那个十分谦和的男子身上散发出的魔力气息不会有假,既然这个团队只有两个法师,那么这个人就是伊塔没错。

    而印证了赫李冬想法的,是伊塔身边的那个身影:一身紫灰色的硬毛,锐利的爪子,双眼完全是晶黄色的,就像是琥珀一样。这匹影月苍狼正舔舐着牙齿,坐在地上,看着赫李冬。很显然,他很喜欢伊塔身上散发出来的魔力气息。

    赫李冬露出一丝微笑,看向米纳斯:米纳斯姐,你对水系魔法有所了解么?

    抱歉,一毫不懂。米纳斯歉然到。

    我也不会,我还是更喜欢偏向攻击的火系魔法。伊塔主动说道。

    赫李冬皱了皱眉,自己虽然会一些,但那是冰霜魔法,和水系魔法虽属同门,却非同派,起不到他想要的效果。但这个时候,却突然有个人走了过来:我会。

    哦?米纳斯姐告诉我队伍里只有两位法师,您是?赫李冬的言语中并没有否认这个人的意思,但是他还是很有必要搞清楚对方的来历。这并不是为了让他安心,而是要确认米纳斯有没有对他说假话。一旦有风险,他立刻就要改变战术。

    您好,我叫苏沐,北境剑士。苏沐向赫李冬鞠了一躬,看样子,他从就接受这种教育了。

    赫李冬挑了挑眉毛,这才想起自己先前一直忘了摆出贵族的庄重作态——不过也算了,要是现在刻意去改,反而会遭人怀疑。他索性就直接问道:剑士?不是魔法师,为何?

    赫李冬这话问的再简短不过了,苏沐笑了笑:我的确并非法师,但是我拥有冰雪的血脉,所以能够动用霜雪冰水之类的力量。这个嘛,一时半会其实我也解释不清楚。

    对啊,他对我们也是这么说的。先前被团长叫做春寒的女孩子插嘴道。

    赫李冬点了点头,冰雪的血脉?这么一说,北境极地,的确是冰天雪地。不过,那并不是这片大陆的事情了,是独立于这片大陆的一片常年冰雪飘零的岛。

    多美的名字,它曾经是安迪米卡王国的国都。

    来自北境,清池岛么?我恰巧对那里的历史有几分了解,但是可从没听说过什么冰雪血脉。赫李冬的话中明显的掺进了几分不相信的语气。老国王从没有对他说过这些,当然,如果他现在去问,老国王也一定只会说:你又没问!

    苏沐点了点头:嗯,我在清池岛的边缘居住,虽然现在那里已经不是人类的领地但是我们一族居住的雪霁山脉,易守难攻,我们族人才在那里有了一席之地。

    我十四岁坐船来到这片大陆,几经波折才来到这里。冰雪血脉的事情,您不知道也正常,我们一族很少与安迪米卡王国来往,现在的西墨涅半兽人就更不可能了。

    冰雪血脉等等,不动用魔力,却能够使用等于魔法的能力?就像是圣光和神圣魔法之间的关系一样赫李冬赶忙问道:你口中的冰雪血脉,是不是让你很难引动魔力?

    苏沐愣了愣:您您怎么知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