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祖刑天:第35章 慕容师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李刑微微一笑:努力就好,刚才那个弟子太过嚣张,教训他一顿没什么只不过他背后的慕容师兄可能会有些麻烦,你们以后小心一些。

    我们会的,不过你在内院动手打了弟子,不会出什么事吗?白水还是有些担心的。

    没什么,我倒是很希望他们告到长老那里,只不过给他们几个胆子他们也不敢,事情闹大了他们也会很麻烦。李刑说道。

    那就好,今天就多谢你了,我们就不打扰你羞俩先告辞离开!

    白水一抱拳,几人就离开了。

    到了晚上,李刑请李梦溪和王科一起吃了饭,给他们说了半个月后就会出发前往魔兽山脉的事情,王科听后极力劝阻李刑。

    魔兽山脉可不比宗门里面,先不说魔兽山脉里的魔兽有多么的恐怖,就是里面进行历练的武者都很危险,那里没有人管,说动手就动手,一言不合可能就会进行生死厮杀,而且听闻里面甚至有凝神境的高手,绝不是你一个炼体境的武者能够进入的。王科怕李刑还不知道魔兽山脉的危险,解释道。

    是啊李大哥,既然那么危险,你就别去了。李梦溪也很担心的说道。

    李刑笑了笑说道:我当然知道魔兽山脉的危险,也不会傻到去探索魔兽山脉的深处,我只是在外围进行一番试炼,以我的实力小小一些不会有问题的,你们就别劝说我了,我有非去不可的理由。

    那李大哥你要小心,过几天我就会回家一趟,可能无法送你,这块玉佩你收着,虽然我不能亲自陪你去冒险,但是我也想你身边有我的气息。李梦溪说着,就把一直戴在玉颈上的玉佩取了下来,然后戴在了李刑的脖子上。

    玉佩很精致,一看就是很贵重的物品,李刑想要拒绝,但是转念一想,这是李梦溪对自己思念的寄托,李刑不能够让李梦溪失望。

    谢谢你梦溪。李刑说道。

    咦,李大哥,你这一块玉佩是谁送给你的啊,还是说是你买的?李梦溪给李刑戴玉佩的时候,发现李刑脖子里还有一块玉佩,就好奇的问道。

    现在李刑脖子上带有凉快玉佩,一块是自己父母留给自己的,一块是李梦溪送给自己的,好在玉佩都比较精巧,而且在衣服里面盖着,并不影响美观。

    这块玉佩是我亲生父母留给我的,当时我养父母捡到我的时候,我还是个婴儿,身上只有这一块玉佩。李刑说道。

    你不是你父母亲生的?李梦溪听后捂嘴有些震惊的说道,但随即反应过来之后立马道歉说道:对不起李大哥,我不是有意的,我我

    没事的,都十几年了,我不会在意的,而且我现在的父母对我很好,我也很孝敬他们,并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好的,这件事一直都没有给你们说过,平时也没把他当成一个事,不用大惊小怪。李刑笑了笑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若是有时间,咱们可以一起浪迹天涯,帮助你寻找你的亲生父母!李梦溪挥着拳头,大有一副江湖儿女的气概。

    李刑被李梦溪给逗笑,笑着摇摇头,然后继续三人继续聊着天。

    在李刑加入内门的第二天,及心投入到修炼之中,内院弟子之间的竞争比试外院还要大的多,平时内院弟子都是在修炼,若是遇到什么问题会找导师解惑,导师一般都是聚气境巅峰的强者,解答一些聚气境初期武者的问题,还是绰绰有余。

    一连七天,李刑除了吃饭休息,就是在修炼,七天的时间李刑已经把周天罡气修炼到小成境界,可以削弱敌人两成的攻击力,若是实力比李刑低,则削弱的更多。

    正在李刑在房间里参悟武学的时候,听到外面响起一阵嘈杂声,让李刑无法安静参悟,皱了皱眉之后李刑打开了房门。

    吕浩,你们几个新人到底怎么回事,一点也不知道尊敬师兄,不就是让你们洗个衣服袜子什么的吗,至于生那么大气吗!一个聚气境二层的内门弟子看着吕浩白水和黄克阳三人嗤笑道。

    哼!你们算什么师兄,凭什么我们是新来的就要给你们洗衣服洗袜子,你们是内院弟子,我们也是,信不信我把这件事告诉大长老!白水冷哼道,她在外门的时候可没有受到过这么委屈的事情。

    你去告啊!这些事大长老从来不会管,不然我们也不会这样做,这就是我们内院的规矩,新来的弟子有责任替老弟子洗衣服。章熊说道。

    黄克阳听后嗤笑道:真是可笑,你们不过是欺软怕硬罢了,有种去找梁新,去找李刑啊,欺负我们几个算什么本事,外强中干的货色。

    说的好黄克阳,他们就是外强中干的货色!吕浩附和道。

    你!我警告你们,衣服你洗也得洗,不洗也得洗,不然你们的资源是发不到你们手中的!章熊怒道。

    李刑刚打开门就听见章熊说了这话,冷漠道: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敢苛扣我们的修炼资源,谁给你们的胆子?

    李刑!这些内院弟子仗着自己资历比较老,就欺负咱们刚进入内门的新人,实在是可恶!白水看到李刑来了,顿时眼前一亮,在这些新人眼中,李刑已经成了他们的主心骨。

    我倒是谁,原来是最近大名鼎鼎的李刑,不过你以为击败一个聚气境一层的废物有多厉害吗?真是可笑。章熊不屑说道:负责发放修炼资源的是我们慕容师兄,聚气境四层的实力,给谁发,发多少,都是慕容师兄说的算,而我就是慕容师兄的得力助手,你说我有什么胆子?

    你们这样就不怕长老们知道吗?李刑脸色一冷,想不到内院竟然如此黑暗,连修炼资源都有弟子可以苛扣。

    长老为什么会知道,有谁有单子,我们慕容师兄可不是咱们乌水郡的人,而是南州第一郡武陵郡慕容家的少爷,慕容家可是武陵郡五大家族之一,其实力壁纸咱们乌水郡的三大家族不知道强了多少。若不是为了最求李冰师姐,慕容师兄才不会到乌水派来修炼。章熊得意说道:所以说你们都识相一点,不然到头来吃亏的还是自己,甚至小命都丢掉。章熊话中的威胁之味甚浓。

    我说你是什么人,原来就是一条狗腿子,不知道你有什么资格在这叫嚣。李刑冷漠说道。

    你!好好好,若不是宗门规矩不能够私下动手,你觉得你还能够好好的站在这里吗!章熊怒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