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祖刑天:第63章 解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大长老说道:慕容兄,这件事已经水落石出,至少我们乌水派没有做对不住你们慕容家的事情,至于李刑杀了几个慕容贤侄的师弟,也是事出有因,不能够追究其责任,你们远道而来,自然要休息几天再走,梦溪,给他们安排客房。

    是,大长老,李大哥,我就先去了。李梦溪回复一声就去安排客房了。

    如此那就叨扰了。寄人篱下,慕容无情也得客客气气的,尤其是这件事本身和乌水派并没有多大的关系,他自然不能够摆谱。

    慕容兄好不容易来一次,我们乌水派很欢迎,等到了晚上,我会设宴款待你们,客房已经备好,还请慕容兄等一行人先去歇息歇息。大长老说道。

    慕容无情的客房内。

    二叔,难道这件事就这么算了?慕容白神情有些沮丧。

    慕容无情脸色也不好,说道:你还想怎么办?斗篷人已经被李刑杀死,现在死无对证,谁也而证明不了是刘家干的,你能怎么办?回去之后好好修炼,不到聚气境后期不准出门,,另外,把你那执挎的性子收一收,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我知道了二叔,我先回房了慕容白受到训斥,心情也不好。

    大长老也不动怒,喝了口茶才说道:贤侄说是我乌水派弟子李刑动的手,就一定是事实吗?若是这样,明天李刑受伤,说是慕容贤侄所为,我乌水派是不是一样可以上你们慕容家讨个说法了?

    慕容无情面色一滞,想了想说道:大长老说的有道理,白儿,你可以证明你说的话都是真的?

    慕容白立刻发誓说道:我所说句句是真,不然就天诛地灭,立刻灰飞烟灭!这已经是很毒的毒誓了,相传人死后会进地府,再次转世投胎为人,但是一旦灰飞烟灭,就没有了投胎的机会,算是彻底的消失在天地之中。

    大长老见到慕容白发此毒誓,面色微动,心道:这等毒誓可不是开玩笑的,难道说李刑真的不由分说对慕容白动了手?

    大长老,我侄儿已经发了毒誓,您还有什么话要说,请将李刑速速交出来吧。慕容无情说道。

    毒誓都发过了,大长老自然也没什么好说的,正在他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李刑和李梦溪走了进来。

    大长老,李大哥回来了。李梦溪和李刑一起走进了议事厅,李梦溪疑惑的看了看慕容无情等人,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但是慕容白的目光落在李梦溪身上确实挪不开眼了。

    好美的美人儿,想不到乌水派还有这等美人胚子。慕容白贪婪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李梦溪,李梦溪有些厌恶,就往李刑身后躲了躲,李刑对慕容白可不陌生,当初他可是饶了慕容白一命的。

    慕容白,好巧啊,怎么,当时饶你一命,现在带着家长来讨说法了?李刑嘲讽说道。

    你!你竟然也是乌水派的弟子!慕容白一见到李刑,眼睛红了起来,慕容无情看了李刑一眼,然后问道;白儿,他是什么人?

    二叔,他是我在魔兽山脉遇到的另一个人,他杀了我三个师弟,只不过碍于咱们慕容家,没有对我和小蝶动手,现在没想到你竟然也是乌水派的弟子,二叔,这个人也不了乐观放过!慕容白说道。

    大长老见此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心道:看来慕容白并不认识李欣,从他刚才的话可以看出,李刑并没有对他动手,对他动手的应该另有其人。

    慕容无情看着李刑居高临下的说道:小子,你可知罪?

    慕容兄,还请你注意你的言辞,他是我乌水派的弟子,不是你慕容家的。大长老说完,看向李刑,说道:你说说,你和慕容贤侄的矛盾是怎样的?

    李刑点头说道;当时我在魔兽山脉烤了一直野鸡,正好慕容白一行人路过,他非要强占我的野鸡,我不同意,而后慕容白就派他的手下,一个矮胖子杀我,但是被我反杀,而后再次遇到慕容白,他还是命令手下要杀我,我总不能站着不动不反抗吧,谁知道他的那些手下真是弱的不行,一招都当不住,最后被我杀了,我好心好意饶了这慕容白一命,他不感谢我就算了,还要过来寻仇报复,真是心胸狭隘之辈!

    你!慕容白听此顿时大怒,但是又没什么可说的,事实就是这样,但还是矢口否认道:你血口喷人!

    是不是血口喷人,你自己心里最清楚,你敢发毒誓吗?李刑戏虐的看着慕容白,慕容白当然不敢,就说道:不存在的事情,为什么要发毒誓,你的事暂且放在一边,你们乌水派的另外一个弟子李刑,在你走后偷袭我,差一点害了我的姓名,我就是为李刑而来,今天算你好运。

    大长老,还请把李刑叫到这里来吧。慕容无情说道。

    李刑听后摸了摸鼻子,大长老也是淡淡一笑,慕容无情和慕容白都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就问道:大长老,你这是何意?难道李刑不在乌水派之中?

    不等大长老回答,李刑就说道:我就是李刑。

    什么?你就是李刑!不可能,当初杀我的那个人口口声声说他才是李刑!慕容白听此立刻说道,慕容无情脸色也阴沉了下来。

    我就是李刑,千真万确,在乌水派,我还能够骗你不成。李刑嗤笑一声说道:至于你说的对你动手要杀你的李刑,我可不知道是谁,我也没见过。

    不可能,他口口声声说他是李刑,奥我明白了!慕容白像是想到了什么,就说道:一定是你离开后,想要杀我,然后带上斗篷,换了把刀用另一个身份杀了我!

    蠢货!我都要杀你了,为什么还要告知我的姓名,我能够杀你,当时就杀了你,为什么还要假扮身份,多费周章呢?李刑骂道。

    我慕容白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大长老摆了摆手说道:这件事已经很明白了,首先就是李刑绝对没有对慕容贤侄动手,对慕容贤侄动手的另有其人,至于是谁,就不得而知,至于他的目的,恐怕就是嫁祸给我们乌水派真正的李刑,而且慕容贤侄当时身边还有一个小蝶,按照我的猜测,那斗篷人应该是想要把你杀了,然后放小蝶离去,让她回去告状说是我们乌水派弟子杀了慕容贤侄,这样一来就更加的死无对证,慕容家愤怒之下一定会对李刑动手,事情的大概经过应该就是这样。大长老不愧是大长老,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分析的很清晰。

    这慕容白也是一时语塞,他觉得大长老说的也很有道理,让他无法反驳,,慕容无情说道:如此一来倒是白儿冤枉李刑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