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常无珏:六十一章 养伤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愣了一秒钟,反应过来的左翛非常不厚道地笑了,这简直就是在疯狂地暗示他,哦不,这应该是红果果的明示,整个大陆加起来都不一定有花岚宗有钱,哈哈哈,有钱真好。

    虽然被打了一顿,还差点断了腰,但左翛后来这一个星期过得还是蛮开心的,有夏繁天天陪着,隔三差五也有好几个同学组团来看望他们,顺道讲讲班级里发生的有趣的事。

    听说司跖药从外面抓了一只长得特别像臭虫的昆虫灵兽,塞进**子里就给带回了宿舍,还给取了个名字叫做二强,意思是小强的二哥。

    在**子里还好,但这不是普通的昆虫,作为灵兽它也是有尊严的,半夜自己从**子里跑了出来,还站在风口的位置放了个屁,差点没把全宿舍人熏死,后来在夏灏等人的联合抗议下,二强自杀了

    司跖药也为此难过了好几天,茶饭不思夜不能寐,连小茱茱都不怎么上心了,可能是跟他的灵器有关系,同属昆虫,相互之间有某种天然的吸引力。

    另外呢,班里又出现了一对大神,章梓企和西娅。单论灵器的话两人都拥有着十分强大的邪兽灵器,分别为瀚海巨龙和雪灵冰凤,一龙一凤本身就有些相辅相成的意味,而且他们的灵魂力恰好都是在帝阶夙灵的**颈处,于是在多方撮合下两人组成了又一对铁打的二人组。

    甚至在某次对战中,他们顺势打出了一个类似于合体的技能,硬生生打赢了拥有白珵轩与封宇尘这两大杀器的樊月队,惊到了不少人。

    值得一提的是,西娅还因此收获了一大批粉丝,其中最丧心病狂的要属李大炮同学,全班人都能看出来他喜欢人家,但他始终是有贼心没贼胆,也不敢表白也不敢追,这方面就比左翛差远了,甚至连夏繁都劝他叫他大胆一点,女生不是靠意念可以追到的,可这货依旧只愿意暗恋。

    其他人那边,苏佳宾追求左襄无果,竟移情别恋范筱玟,而且据说还是左襄帮忙撮合的。

    对此封宇尘倒是没什么表示,也不反对也不尴尬,整天乐乐呵呵跟白珵轩倒像是一对。他俩最近大概是在研究什么新技能,据说是自创的,不借助灵石。张风十分支持学生这种创新性的修炼,给了他们某些课可以不上的特权,让他们自由发挥。

    可以说待到左翛伤好回班,其他人都好像一夜之间变强了一个档次,他复出的第一战就完全跟不上场上的节奏,不出一分钟最先出局的肯定是他。

    这也再次印证了那句老话,一天不练自己知道,两天不练老师知道,三天不练就谁都知道了。

    这倒是刺激到了左翛,看着别人的进步他也眼馋,但他清楚正常的修炼方法根本不适合他,自己也不喜欢那些条条框框的修炼,于是他把所有非动手的课全都请了假,上午课上打完架,下午就去练习室加练,除了翀玥隔三差五来瞅一眼,带他去森林里遭一下雷劈,其他时候就只有夏繁和艾琳跟他在一块。

    夏繁的天赋真的是不服不行,灵魂力没有什么很突出的进步,稳稳当当的圣阶夙灵,平时也没见她有多刻苦,但是在实战中她总是能让对手感到相当头疼,单人对战的话跟谁都能五五开僵持老一会儿,其中圣荒帝夕炎的作用不可或缺,一旦沾上便基本摆脱不了,有时用力过猛还可能直接把对方的灵魂力打自闭,可以说除了左翛,班里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很轻松的直面圣荒帝夕炎,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人设外挂。

    艾琳也是天天泡在了练习室,除了偶尔在翀玥的要求下去上一节团战课,其他时候都在无休止地进行虚拟对战,现在的他大概能够打平尊阶魂灵的张风,整整跨越了一个字的距离。

    没人知道她那倾城的外表下到底蕴藏了多少能量,有时夏繁都看不下去,劝她不要每天都那么拼命,但都以失败告终。艾琳似乎对她有些敌意,对于她说的话完全不予理睬,甚至多次甩给她一副厌恶的表情,具体原因现在还无从知晓,反正这种敌意不可能是情敌之间那种。

    三人基本上把这里当成了宿舍,上完课便很有默契地往练习室走,各自划分出属于自己的一小块区域使用。夏繁吃吃喝喝就能有提升,每天正常修炼也没有落下,所以她把她的那一部分给了左翛,供他钻研各种胡思乱想。

    艾琳那边他们基本不敢过去,就跟神仙打架一样,一个不小心就能被各种技能的余波弹开,所以左翛也没作死去找她帮忙实验自己的想法,依旧安静的闭门造车。

    这会他倒是终于认真了一回,每天打完架就去练习室,生生坚持了两个月。翀玥本来对此嗤之以鼻,以为他也就几天的劲头,可没想到他真坚持了下来,于是老东西大发慈悲稍稍指点了一下他,完善了他新能力的漏洞。而后他去找艾琳切磋,单方面被吊打的同时,他的那些奇思妙想竟然真的实现了,乐的他架都不打径直冲过去抱起夏繁,激动的大喊:我无敌了,我无敌了。

    更值得一提的是,这两个月以来,左翛一直在钻研那个空间感知技能,没怎么用过灵魂力,弑灵锁和吞墟拳也没有用过,更没有刻意去修炼灵魂力,只有一次翀玥问起他的等级,他模棱两可的回答过后,老东西抬手摸了摸他的头,之后课上打架时惊喜的发现,自己竟然连升了两级,达到了圣阶夙灵巅峰。

    这其中有多少水分暂不清楚,不过近期团战课上左翛的表现还是比较亮眼的,就那一个技能被他玩出了花,衍生出了不很雅观但是实用的招式,即使硬碰硬攻击力不如人家强,他也能借助技能的优势不断骚扰对方,进而逼疯对方,露出破绽后再不吭不响地一道雷电从各种不正常的角度钻进去,多半能打赢。

    现在除了艾琳、封宇尘、白珵轩等几位大神,他一对一基本没出现过被吊打的情况,也终于有了胜绩。不过他最大的作用还是体现在团战中,在面对有蓄力技能的敌人时,像是章梓企和西娅的那个变态合击技能,他愣是敢冲上去在作死的边缘大鹏展翅,当着人家面乱蹦,硬是在技能还没蓄力完成的时候直接给扼杀掉,对面其他人还抓不住他,所谓阎王好过,小鬼难缠,大概说的就是他。

    不过说也奇怪,大家在一个班呆了这么长时间,基本每个人都相互切磋过,唯独左翛跟封宇尘一次都没有。要么是左翛身体不舒服请假没来上课,要么封宇尘正在修炼的关键时期,没工夫搭理他,就算两人刻意约好某个时间找地方打一架,也往往会遇到各种突发情况,要么场地装修不让进,要么学校开会不允许私自打架,最离谱的是有时候都约好了时间,场地也没问题,裁判也就位了,俩人却都不想打了可能,这又是老天爷开的一个玩笑吧。

    灵使修炼前期是提升速度最快的时期,随着等级升高,想要继续提升也会越来越难,刑灵之上便是灵使生涯的第一个也是最多人失败的**颈,所有灵使中刑灵至乜灵之间的数量是最多的,而再继续提升步入乜灵,就算是进入强者的行列了,整个大陆也就那么几十个人。

    而这帮小兔崽子们大部分正处于前两个字的阶段,提升的速度非常快,暴露出来的毛病也是最多,集中表现为狂妄、自大、飙升、作死,他们急需某些机会来展示自己的能力,以便及时找出缺陷加以补进,而两个月后,这个机会就来了。

    待到所有人都离开,左翛的情绪却低落了下来。

    丫头,我今天是不是挺丢人的。

    夏繁搬过椅子坐到床边,摇头道:不,不丢人,你今天很帅。

    可是我打输了,对不起,让你失望了

    没有,你从没让我失望过,你是我最大的骄傲。

    夏繁握住了他的手,俯下身在他的侧脸上亲了一下。

    况且,你们当时只是赌谁输了离我远一点,可没说不准我来找你啊,反正我是赖上你了,你跑不掉,嘿嘿。

    左翛也开心的笑了,拉着夏繁的手想坐起来,却又被摁了下去。

    别乱动,老实趴着,要什么我帮你拿。

    左翛笑笑:嗯我想抱抱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