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部队:谁与争锋:第二十一章菜鸟81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陶宇见我若有所思的样子,笑着说道:我觉得啊,殷诗晴也是属于生人勿进的那种人,你看咱们整个特种大队有多少人追她?她都不理,也就跟你,关系那么

    我连忙辩解道:我和晴姐那是纯洁的战友关系,就算密切,那也是师生关系。

    我怎么感觉你们现在是姐弟关系呢?

    你倒是会就坡下驴,我想说什么你很清楚。

    陶宇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这解决失恋最好的办法啊,就是开始一段新的感情。

    我撇撇嘴说道:得了吧,你一个光棍有资格说这话么?这话一听就不负责任,别出去编排我啊,我对晴姐没有任何非分之想,只是感觉她最近心情不太好而已。

    得,真打算跟你家那位分手了?

    我叹了一口气:这事我说的不算啊,感情走到这,每说一次分手,都让彼此的感情淡了。

    也是,看开点。

    不看开又能怎么样呢?现在一想陆若琪我就特别心烦,这段感情看似一刀两断,实际上藕断丝连。我们彼此都放不下对方,只是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回到从前。

    陶宇过了一会儿,对我说道:对了,你提起李乘风我倒是想起来了,都怪你打岔。

    李乘风去圣希尔军校本来是进修,最多一年就回来了。但前两天听首长说,他在那边表现很出色,获得了圣希尔军校的录取资格。所以,要推迟一年回国。你说,这事会是殷诗晴心情不好的原因吗?

    我心里一紧,难道殷诗晴和李乘风的关系真的不一般?

    圣希尔军校是世界十大军校之一,这种机会可不多。倒不是国内的军校不好,重要的是开阔眼界,看看人家的军校是怎么培养的,对部队、对李乘风都是有好处的。

    这种机会,大概也只有兵王李乘风才有资格去了,不过也确实有实力,本来是进修,变成了正式生了。

    不知道,我白天问她为什么来东北猛虎,她没说。

    陶宇笑了笑:没说总比骗你好。

    你别这样看着我,我就是关心她而已,她总是为我操心,我也为她操心一回呗。

    还不行笑了

    话是这么说,但我有什么资格开导晴姐呢?况且人家就是学心理学的,轮不到我安慰,没有机会和她聊这些事。在她眼里,我最多算是爱闯祸的弟弟

    不过我还是想找机会和她谈一下,否则看她不开心,我心里也挺别扭的。

    转眼三天就过去了,这三天菜鸟没有任何睡觉的时间,体能科目一个接着一个,中间穿插知识考核。基本淘汰掉了体能太差、文化水平过低的菜鸟,人数也只剩下50人左右。

    等到第四天的时候,菜鸟们终于有休息的时间了,可惜只有四个小时,一大早就被拉到了教室,由段弘毅给他们上机械基础课程。

    段弘毅这两天没有来过作战室,我和陶宇也根本没有理他,直接给他安排了这个课程。看的出来,他也没有当教官的经验,看着下面菜鸟们困意浓浓的样子,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切入。

    我和陶宇在监控里看着,能不能成功就看菜鸟们给不给力了。

    呃大家好,我叫段弘毅。是你们这次培训的机械、电子教官。在特种作战中,会用到很多军科产品。

    就拿你们手腕上体感手环来说吧,是搭配北斗导航系统一起用的,可以观测你们的生命指标,同时有定位的作用,在作战的时候,队员和指挥官,都能看到战友的位置,方便

    蒋文明打了一个哈欠,举手说道:报告。

    段弘毅面露喜色:有什么问题?

    我觉得没什么用,万一被敌人利用到怎么办?我知道这东西要是摘下来,就感受不到生命体征了。但有没有什么科技手段,能控制?引其他战友来上钩?

    段弘毅被蒋文明的反侦察思维问的一愣,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其实办法是有的,我相信段弘毅也知道,只是回答起来太高深,现阶段的菜鸟很难理解。

    蒋文明又问道:段教官,看您的臂章,应该不是特种部队的吧?

    王子栋坐在另一侧,哼笑道:肯定不是啊,这么简单的问题都回答不了,我都知道。

    段弘毅的火气上来了,怒斥道:你知道什么啊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