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铸剑师:第十五章 斩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飞廉警惕地看着他们,却看到这几个人看向自己这边的时候,如同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直接凑了过来:斩铁大师!您怎么来了?是要铸剑吗?

    大师,您看我的已经白银三了,可不可以给我打一把白银二或者白银一的?斩铁大师可以最厉害的铸剑师啊!如果有幸得到您铸造的剑,哪怕是青铜五

    瞧他说的,大师怎么会铸造青铜五的武器出来

    飞廉愣愣地看着眼前的老人,忽然醒悟过来:我的考试就拜托大师了!

    斩铁看到眼前乖顺的小孩,突然有着哔了狗的感觉。只好黑着脸点了点头,不过那些武器使看到飞廉和斩铁走到一起,眼睛一转就连忙讨好道:

    大师,您孙子可真是机灵

    他的伙伴看到自己朋友居然使出这样的一招,却怎么可以忍受。

    您孙子真是可爱

    飞廉忽然也有一种哔了狗的感觉,而在看到飞廉的模样之后,斩铁却还是老怀大慰。看到斩铁的反应之后,谁不明白啊!现在的斩铁大师已经是功成名就了,夸赞大师已经没有多大用处的。所以在看到自己的后辈被夸赞之后才会高兴!

    原来如此,他们明白了!

    所以飞廉就惨了。眼前的是考官和白银武器使,自己完全不能够发作。而且如果当他们明白自己不是孙子的时候,第一时间会直接挤开飞廉的。所以飞廉只好忍气吞声,听着一个个孙子来孙子去的。

    恍惚之间,忽然想起了那个老不死说的:我不可能生第二个儿子,所以你就只能够是我孙子咯。

    在不知不觉之间,飞廉和斩铁已经走入铁塔之中。斩铁有心留意着飞廉,却发现飞廉来到这里之后,对于这里金属打造的房间走廊等似乎没有一丝惊讶的意思,而且他的那份沉稳也没有小孩子的意思。

    看样子,似乎不是一个简单的小盆与?

    而且那柄剑,有问题。

    拉着飞廉走入了自己的房间,然后道:你真的是来考试的?

    飞廉才回过神来,看到四周宽敞之极。而环顾四周,却如明亮的办公室一般。但却不小,足足有着百平以上。甚至有着办公椅和沙发,让飞廉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是时空了?不过对于斩铁的话,飞廉直接便回道:那是当然。

    好!斩铁看到飞廉的眼珠子贼溜溜地转着,心下却道:说到底还是小孩心性。这样想着,忽然对于飞廉就无甚敌意了,只是有一件事情他是需要确定的。

    那只是一些铸剑师闲极无聊做出来的东西而已,没什么好看的。对了,拿你的剑来看看。

    飞廉毫不犹豫将背上的剑抽出,递给了斩铁。在飞廉看来,一位能够在铸剑师公会拥有这样大的办公室的大师,是不会觊觎他任何东西的。

    斩铁用指尖弹了下长剑,随着清脆的剑鸣声想起,斩铁点点头道:浑然一体,并无漏洞。不错。别具一格,这形状虽长,却意外趁手。很不错。只是这铸剑师有些毛躁,也没有什么经验,打铁就真的是在打铁,一点美感都没有。怪不得只是个青铜三。

    而且,这是血炼之兵。斩铁放下长剑,道:如果这样的话,我倒相信这剑是你打出来的,但是我却不能够确定,你是不是铸剑师。

    铸剑师公会认证铸剑师,才算是真正的铸剑师。不然都是假冒伪劣产品。

    这一直抬着头将视线发在远方,以显示自己思考着未来的而老人,这才将目光放到飞廉之上。眼前这孩子长得唇红齿白,细腻的皮肤和稚气依然在说明眼前这并不是一个长得嫩的侏儒,而真的就是个孩子。他身后背着一把与他身高差不多的长剑,小小年纪看起来便英武非凡。

    喂喂,可不是随便拿出一把段位武器然后说是自己打造的,就可以当上铸剑师了。

    老人的脸黑了下来,作为一个只会铸造直来直去武器的铸剑师,他生平最不喜欢的就是撒谎的人。

    小顽童,这不是来玩的地方。老人语气变得严厉。

    你凭什么说我来玩?飞廉在今天开始,已经被人用小孩的身份鄙视了好几次了,所以现在的他也是冒了几把火起来。你看人家黑帮都这么客气,你这个中立势力扮什么恶人啊!

    区区一个小孩子,居然敢妄言考证?大人可不会被你耍的。

    区区一个老头,居然敢妄言我在说谎?

    大胆!老头怒道:你可知道我是谁?

    我不知道,但是你又知道我是谁?你怎么就笃定我是来捣乱的!

    我老头的话在喉咙中要吐出来,却又很快地收了回去。对啊,如果说自己不知道又怎么样的话,那么这小子跟着自己的口吻自己就没辙。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不知道却是胡乱评判出来,却又显得自己太过冲动,左右都是没面子了。

    难道要不管不顾,直接不讲道理地斥责一番?不懂尊卑,不懂敬老?这一点错了之后,所以你就是错的人,你所说的话就也是错的这样吗?

    老头平生最讨厌的就是这样的人。对了就是对了,错了就是错了。用错了的事情放在另一种特殊场合之中来阐述自己是对的名家学徒,可一直都是自己所讨厌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