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铸剑师:第十六章 剑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么剑路是怎么添加的?飞廉忽然问道。

    将你的算式法则用脑电波导出来就好。三百年前发现的玄晶片,能够吸收神念,也就是脑电波的信号。而这种材料也很好地和武器兼容,只要利用嵌合的技术就能够放上去了。

    斩铁顿了顿,这才说道:如此这般,你还有信心考得过考试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考证,也似乎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飞廉忽然自信道。

    没关系,反正你还年轻。光用血炼之法能够股铸造出来的话什么,你还要考?

    斩铁深深看了飞廉一眼,原本他花这么多时间和飞廉说话,就是认为飞廉是一个可塑之才,所以还存着一股心思要收飞廉作为他的学生。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个小孩还真是不识好歹,明明知道这是不可能通过的事情,却在还没有成为确定的事情之前还抱有那一丝的幻想。

    忽然这四个字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随即他便摇了摇头。似乎,对于一个小孩,他要求的也是有些过了啊。不撞南墙不回头,这不就是所有倔强的铸剑师成功的秘诀吗?

    没有面对死胡同的勇气,又怎么在一万次的失败之后,捉取那一丝走向成功的道路?

    也好,只是如果输了的话,你就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斩铁的手抚过青莲剑,感觉到上面那已经近乎于人的灵性波动之后,他便有了这个决定:收飞廉为徒!

    铸、剑、师三者之中,第一是手艺,第二是脑力,第三是天才。

    铸造出来的,是身体;剑路是脑,是思想灵魂;而灵性,则是生命。武器只有那些铸造出它们身体,赐予他们灵魂的铸剑师,才有资格赋予它们生命。但是这一点生命,却是最不可捉摸的东西。

    甚至有些人戏称为,成功率。

    虽然这有点儿相似,却是不一定的东西。而成功之后拥有着这等灵性的武器,怎么说也是一件珍品。只是可惜了,它的等阶也只有青铜三,而到最后,怎么也逃不出青铜的等阶。

    青铜,是纯金属的等阶;到了白银,是金属的冶炼;黄金,才是合金的领域。

    你跟着我过来。斩铁将青莲剑还给飞廉,而在飞廉接剑之后,便有着凛冽的波动。这便是武器使,如果没有武器的话,剑气便无处激发,只能够依靠身体作战。但是拥有了武器,那就会摇身一变成为战士。

    武器使,向来就是和铸剑师紧密相连的整体,这倒是没有什么问题。

    血炼之兵?飞廉眉头纠结一团,怒声道:什么叫算不算铸剑师!

    正如明面上所说的。斩铁扯来一块黑板,道:铸剑师铸剑有着三个步骤,分别是铸、剑、师三步。铸,是铸造,铸造武器的整体;剑,是剑路,是武器的核心;师,是灵性,以自己的神念来点亮武器的灵性。只有这三者并存,才能够铸剑,才是真正的铸剑师。

    剑路?飞廉没听过这个名词,想不明白道:但是,我铸造段位兵器出来了!

    所以,我才不好说明你算不算。斩铁说道:如果真的是由你铸造的话。

    当然是我铸造的!

    那么是哪个老古董将你领入门的?斩铁忽然说道:这血炼之法,几百年前就被抛弃不用了,现在哪来的铸剑师用这样的方法铸剑?这不是误人子弟吗?

    老古董飞廉的内心中忽然冒出了那一张年轻的脸庞。

    看到飞廉仍然是一脸迷茫的样子,这才语重心长道:你知道剑路,是一种什么东西?

    剑路,你可以将它理解为功法,又或者理解为法则。譬如说

    譬如说,最基础的倍数剑路,x*yxy。设定武器剑气增幅倍数为x,而输入的剑气为y,当y1的时候,x*yx;当y2时,x*yxx;当yn的时,x*y就等于n个x相加。这一条便是法则,是为剑路。当然这是运用到最简单的乘法法则而已。

    而后面还有着属性剑路,如将剑气输入武器之中,剑路将剑气中蕴含的能量呈离子态发射出来,以导致武器可以产生火焰,而又有一个剑路将火焰聚合变成球形的,那么这便是一个蕴含着火球术的武器。

    而血液蕴含着天生的剑路,而且没有人血液之中的剑路都是不一样的。所以也会产生不同的变化,但是这样做的话,铸剑师也只是一个将血液铸进去武器的打铁匠而已。而且因为血液的存在而让武器有着更多的杂质,很容易就降低品质。最重要的,因为血液是活的,武器是死的。所以血液滴入武器之中很快就会死去,但是武器到最后却需要那一点灵性,那么就要保持血液的不曾死去。

    血炼之法的失败率,比剑路之兵要低十倍以上。

    血液之中的剑路?算式?密码?难道说,血液开启的剑路就是基因上的?难道说,这并不是血液帮助武器蜕变成为段位武器,而是搭建在武器之中的血液开启了一定的基因锁,然后才让武器变得神异起来?血液和武器不相容而失败?怎么我觉得好像是因为基因崩溃而导致的。

    虽然基因锁是否存在还是未解之谜,不过个所谓剑路,听起来怎么有些像自己的剑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