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天诛魔传:第六章 启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流光暗自说道。

    之见,在长老身体周身又重新形成了屏障,屏障之内还有一层金色的保护膜紧紧包裹着身体。

    陡然,长老往前推出一掌,一道和流光大的金色掌印向他袭来。这一掌裹挟地面上的树枝,碎石,树叶,天气似乎也因为这一掌的发动,阴暗的许多。

    流光奋力一跃,躲过的掌印的范围,可是它形成的气流,却击中了流光。

    一个完美的弧度,少年应声落地,幸亏只是掌风击中了,如果是金色掌印打中的话,估计现在已经是重伤了。旋即一个鲤鱼翻身,少年站起身子。

    功法之间的并没有所谓的相克,相克只取决于施功法的人!

    长老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淡淡地对少年说道。

    我这一身功夫自然是怕《诛仙九剑》,可是少年和我道力相当,加上我自幼便学习防御之术,只要我心谨慎,将这铁甲布满全身,少年恐难以找到下一处弱点。

    苦思冥想之后,少年依旧没有半点主意,但也不能如此被动的等待对方出手。少年只好故技重施。

    只见,他左手画符,右手结印,脚下布着阵法。这种三种功法一起用的场面,对于长老还是第一次遇到。可是会多了毕竟不精,少年多重功法并施,对他来说就是花里胡哨。

    这种多功法并施,靠的就是,让对方应付不暇,不慎中招。对于身手灵活,防御脆弱的法身极为有效。

    一道道金色文字形成的匹练,慢慢的向长老飞去,匹练中夹杂着一道道结好的印。

    匹练与印和长老的屏障发生碰撞,一阵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响彻这方空间。少年拿起剑快速向前刺,再次刺穿屏障,可是紧贴长老身体的那层膜,怎么也刺不破。

    在少年身后依旧有剩余的符和印不断朝着长老打来。这种六玄道神境界的功法,在长老看来不过像是雨点一样打在身上。

    少年用剑抵着长老的腹部,眉头紧蹙,由于不断用力,手逐渐开始发抖。

    长老后退绷直,身体往前顶,红寂渐渐的有一些弯折。

    随即长老双手握拳,手臂后张,呲牙咧嘴,伴随一声怒喝。

    {}一股股嗖嗖的风声在少年耳边响起。面对扑面而来的气流,少年不断的眨着眼,然后微眯着。

    道讲究攻守相辅,第八重天长老将道力用在剑速上,于魔界中罕见败绩,而这位长老将道力用在防御,也取得奇效

    流光边躲着长老的进攻,边分析应对之策。所有的事物都有弱点,没有什么是坚不可摧的。

    流光皱着眉头不断地往后退,面对这不断向自己逼近的大汉,眉头也一直紧锁着,可是能活一时,就有一时的希望。只要活着就有希望,束手就擒,在他的字典里是不会出现的。

    大汉面带狰狞,双拳生风不断挥舞,可是就是没有伤到少年分毫。长老嘴角的那一丝微笑,也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倒是一份担忧,随即又掺杂着一丝恐惧。

    他在担忧什么?

    流光暗暗思忖。他不会是暴露出了弱点?只要我不让他打到,我就能立于不败之地,可是面对轮番的进攻,即使像苍蝇那般灵敏也有被拍子打死的一天。

    要想不被打到实在是太难了。不!

    一道闪电在流光脑海里闪现,流光嘴角勾起微笑。或许第八重天的长老说的是对的,有时背道而驰,或许真的能走到捷径。

    正当流光欣喜的刹那,不知不觉,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他身体抵着后面的峭壁。

    峭壁之上便是九重阁。

    峭壁上方不断掉落细的飞石。流光双手负在后面抵着峭壁,退无可退。

    长老一脸阴骘的看着少年,眼中充满杀戮**。

    没有相克的功法,只有相克的法身,《诛仙九剑》又能如何?你们这些墨守成规的渣滓

    如此近的距离,少年恐怕是很难逃脱了。长老架起拳头,一股金色元气像丝带一般不断聚集在拳面上。

    峭壁上的飞石被长老这一拳锤的不断滚落下来,一阵地动山摇的轰鸣不断响彻这方空间。片刻之后峭壁才开始停止抖动,峭壁上的石头也开始稳定下来。

    之前那一拳击起的尘土也慢慢的落在地上。长老用另一只手挥开面前的尘土,喜笑颜开地准备一睹少年的惨状。

    可是尘埃落定,拳头下,令长老意外的是,竟然只有被击裂的峭壁,而少年早就不见踪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