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阴诀:第八十七章 我要如何读懂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景枫无奈摇头道:去看看禾邱吧!他一直在找你,他很想你。

    牡丹眼里隐隐有了泪意,她沉默了。

    她不能去见禾邱,因为见了还是得分离,可一旦见了又不舍得分离,她很想见他,但不是这个时候,至少得等她找到解决九阴诀反噬之苦的灵药。

    见已撼动了她的内心,景枫试探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断魂崖?

    她道:如你所见,赴约。

    景枫道:你邀她?你怎么会和她扯上关系?

    是她找的我,她要借我这东风成就大业,我要借她献上来的礼物解反噬之苦。我们什么关系也没有,这只是一场交易。牡丹淡淡的说着,仿若闲谈。

    景枫道:她献上的礼物就是那孩子?

    景枫瞳孔微缩,若有所思的点头:难怪。

    他一直觉得刚才牡丹使出的技法不稳,每道光晕背后都隐藏着若隐若现的黑雾,想必那便是败笔之处。烛龙虽是上古神族,灵力强大,修为恐怖,可若是以九阴诀的威力,对付烛龙,断然不会是她现在这副狼狈的模样。

    须知三万年前,英招携九阴诀之技法,以一人之力,震慑住整个仙界,还包括上清天直隶属地九华山一并在内,要不是最后东华帝君祭出玄天鼎这种变态法器,又有三大神君所持的三大神器相辅相成,他也不会被镇压。

    而反观今日的牡丹,同样是九阴诀,可在她手里却只发挥出五成的功力,在这五成功力背后还潜藏着危机。

    是的,她修行的路径早已剑走偏锋,背道而驰,长此以往便会遭其反噬,反噬不仅痛苦,还会致命。牡丹这么着急的与秦飞鸾联盟,想必是九阴诀的反噬已经越发严重了,再不寻求解救的办法,便只能灰飞烟灭。

    九阴诀乃英招所创,有万恶之源的说法,遭其反噬便只能寻那至纯至净之物方可解救,然放眼三界,所谓至纯至净之物便只有婴儿的血液,但这婴儿还是有讲究的。

    魔界的婴儿之血效果不大,凡界的婴儿之血有点效果但不是最佳选择,仙界的婴儿之血堪称精品,奈何不可得之。几番对比之下,发现这羽族婴儿之血在合适不过了。

    昔日的羽族也算得上半个仙界中人,后虽遭屠杀,可那高贵的血脉到底不可忽视,加之小王子双亲都是羽族人,又传承了羽王高贵的血统,其血液可谓至宝。

    那么问题来了,秦飞鸾与牡丹二人八竿子打不着,秦飞鸾为何会知道牡丹此刻就需要这婴孩之血呢?居然还专程找上她给她献上礼物?

    景枫疑惑道:既是她先找的你,那她是怎么找到你的?要知道你一向行踪缥缈,我与禾邱找了你这么多年,却一直无果。

    牡丹蹙眉道:你问的有些太多了,要不是看在邱儿的面上,我会与你诸多废话?

    言罢,牡丹一跃而起,消失在山尖,此时太阳早已升高,大地一片滚烫,牡丹刚才站过的地方落了一地花瓣,娇艳欲滴。

    景枫走过去,拈起一片,眉头微皱,她之所以到哪哪里就会有花瓣,根本不是为了显得自己神秘或是挑衅他人,纯属是九阴诀的后遗症在作怪。若她真将九阴诀练成功,便不会留下这些花瓣,真正做到踪影缥缈,去留无迹,无人可查,无人可知。

    景枫长长叹了一口气,瞥见空中飞来一只红羽大鸟,正是玄火,玄火扑腾着翅膀飞到他肩膀上,红色的脚趾上拴着一卷竹筒。

    打开竹筒,碾平纸张,上面一排小字,写着:天山有变,百药谷见,速来。

    这是长君的字迹,景枫有些担忧,好好的她回百药谷做什么?不做停留,他伏在玄火身上朝着百药谷赶去。

    入夜,秦飞鸾来到锦绣阁转了一圈,昨日早晨,这里还是还是奴仆成群,侍卫林立,今日竟是这般冷清,除了偶尔走过来查探的巡逻卫之外便什么也没有了。

    常飞凤这锦绣阁的主人早被押到刑堂去了,秦飞鸾看着这紧闭的大门,脸上无悲无喜。

    许久,她隐入夜色,刑堂里刑狱大门缓缓打开。

    姐姐!秦飞鸾突兀的叫了一声。

    那狱中闭目沉思的女子睁开眼,侧目看来,眼神是从未有过的复杂之色,夹杂着几丝痛苦的意味。

    知你志向高,知你野心大,知你心肠毒,知你手段残,却从不知有一天你会把这些利刃统统插在我心上,好个秦飞鸾,哈哈哈常飞凤冷笑的道,那秀美的面容从未有过如此失望的神态。

    秦飞鸾眉间悄然浮上一缕苦涩,后又冷淡的道:你放心,我心肠再毒辣,也不会杀你,你便暂时委屈一下吧!只要小王子还没找到,羽王便不会要你命。

    哼,是吗?常飞凤冷笑,可我担心你会要我命呢!

    秦飞鸾走上前,凑到她耳边小声道:说什么傻话,姐姐,我哪舍得要你命?我只想想姐姐简单快乐的活着,那些负担搅扰人心的东西便由我来背负吧!

    啪!常飞凤反手就是一记响亮的巴掌,力道奇大,秦飞鸾瞬间呆住,左脸上蓦的五道血痕。

    常飞凤那只打过妹妹的右手,颤抖着缩回袖中,恨恨的道:你闭嘴,再也不要叫我姐姐,我说过没有你这样的妹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